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藏宝图论坛 > 达明一派 >

达明一派:50年化作段段尘缘(组图)

发布时间:2019-05-27 04:22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明哥说,同一张专辑里还有一首林夕填词的《金粉世家》,基本也都是那样的感觉,在高速路上经常是一大片的漆黑,过一段时间到东莞看到一些建筑群,然后到深圳再看到一片灯红酒绿,就像从荒凉的世界进入到金粉世家,就把这些感受写到歌里。

  因为经常过来,明哥对广州的美食也印象深刻,炳胜、毋米粥等都能如数家珍。明哥笑说,除了这些大的食肆,还会去文明路一些相对破旧的地方吃甜点,虽然地方不大,但知道是老字号,很多人在街上排队。最近还会去琶醍创意区散散步喝喝酒,经常看到很多人在玩音乐,明哥说这样的场景在香港很难看到了。

  而走在广州的大街上被认出来怎么办?明哥笑说,认出就打声招呼,只要不是太过分骚扰都会拍照。此外,因为很多朋友在广州,也结识了在广州的乐队“与非门”和“五条人”,“五条人”因为是用海丰话唱民谣,明哥正好是潮汕人,所以有相见恨晚的感觉,如果再早一些认识说不定还有合作的可能。

  明哥说,很喜欢广州的多元化,比如一方用普通话,一方用粤语都可以沟通,这种融合特色才是最有趣的。

  1985年,刘以达在现已停刊的《摇摆双周刊》上刊登广告寻找合作伴侣,电台DJ黄耀明应征,两人一拍即合,组建达明一派。

  1991年,正式宣布解散,唱片公司推出精选专辑,黄耀明加盟罗大佑主持的音乐工厂推出个人作品,刘以达则与女歌手组成“刘以达与梦”。

  1995年,组合十周年,经香港资深广播人陈小宝的推动,黄耀明和刘以达同意以达明十周年纪念的概念重组,随后举办“万岁万岁万万岁”演唱会。

  1996年,推出《每日一禁果》等作品后再度解散各自发展,黄耀明后来成立“人山人海”,刘以达则参与多部电影幕前演出,冷面笑匠角色深入人心。

  2004年,为组合20周年再度重组,推出新歌《寂寞的人有福了》以及专辑《The Party》,并举办“为人民服务”演唱会,2006年还到上海演出一场。

  2006年,上海演唱会之后再度拆伙,除了偶尔同台都是各自行动,有关两人不和的传闻不绝于耳,黄耀明继续个人事业,刘以达一度到广州发展。

  2012年,为了纪念组合第一张专辑发行25周年再度重聚,并两次在香港举行“兜兜转转”演唱会,2013年演唱会延续到广州,并且仍将延续。

  刘以达 一度把工作重心搬到广州 相对于明哥想和广州的音乐人合作,刘以达则早在2006年便与广州女孩李璐璐组成“达与璐”,自资出辑同名大碟《达与璐》,更将首个个人工作室落户广州,建录音棚,和广州的DJ一起合作《十年》。

  这段经历对于前辈级的资深音乐人达哥来说,可谓悲喜交加,当年是带着希望而来,也算是较早吹响“粤港合作”的号角,结果《达与璐》和《十年》都说不上成功。现在回想起,刘以达说,当年在广州大道南的录音室是和朋友合作,自己只算帮忙出力,器材都是朋友的,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坚持多久。

  而出过的两张专辑虽然想法很前卫,音乐风格也多变,但还是有些“水土不服”,仿佛达哥带来的英式摇滚的水,无法融进广州的土壤。他本来觉得香港已无法再给音乐人提供空间,内地可能相对空间较大,但过来后才发现因为盗版等问题,这边的音乐环境也不太好,所以这次资深音乐人和新鲜音乐人配合,跨地区、跨界的组合方式并未有碰撞出多大的火花。

  达哥说,当时的想法是想把广州作为基地,因为普通话不好,去北京发展不太实际,而广州作为他继香港之外最熟悉的城市,就想从这里开始逐步影响到内地,以及欲效仿明哥“人山人海”的模式,在广州收徒,然后建立固定班底。

  很遗憾的是这些计划都草草收场,因为当时在广州工作量不多,再继续下去就要变成无业游民了,于是,达哥没多久又返回香港继续拍戏。可以说是怀着希望而来,结果失望而归。当年在广州发掘的新人也先后解散,后来偶尔因为拍戏来广州,但很多朋友都已经不再联系。

  说起这些难免唏嘘,达哥就继续“吐槽”唱片业,因为大环境不景气,很多人都感到灰暗。他也是这两年才恢复元气,连续两年相继推出新唱片《希望之旅》和《第四度空间》,一人包办主唱、词曲、编录以及器乐演奏,状态大勇。

  时隔几年后,和明哥结伴再次来到广州开“兜兜转转”演唱会,对达哥来说也算是命运的吊诡。

  广州对明哥来说是悠闲诗意的,还会有浪漫的憧憬,以及回香港路途上的感悟;但对达哥来说,则有不同的感受。虽然当年在广州做的歌不会在演唱会上唱起,但达哥说,现在的自己有之前体会不到的感觉。现在的自己会缓和以前的悲观,所以把工作从拍戏中抽离,又继续回来做唱片,虽然做唱片的收入和拍戏没法比。

  而这次重新回到舞台,每天很忙去排练室排练也感觉到很有力量。50岁的达哥表示,现在开始享受上台的感觉,并且上台之后能做到忘我,这是最近才有的感觉,以前只会感到累,现在已经完全不同,所以非常期待广州的8月31日那晚。

  达哥还不无感慨地说,如果自己有钱,肯定不投资流行音乐,也不会投资爵士乐或者别的主流音乐,而是会投资实验音乐,达明一派早期的一些音乐是非常实验的,回想起这些才感到很自豪,也觉得非常荣耀。

  达哥说,自己今年50岁已经不再年轻,但内心一直住着一个小孩,而因为普通话太差,去横店拍戏都不方便,所以,也基本断了“北上”的念想,好在家庭和睦,去年还和达嫂补办婚礼。

  接下来因为做《第四度空间》专辑一脚踢,连专辑封面插画都是自己设计,所以达哥还有心开画展,以及发挥“冷面笑匠”的特长,开栋笃笑。

  刘以达:我觉得这么多年来我们的频道从充满杂质到不断改善,可能以前一个是AM,一个是FM,到了今年年头就变成FM,到现在就是不插电也可以连通。

  刘以达:他是一个比较有领导才能的人,他这个人越来越开心,这个时候就能产生很多好东西。缺点就是迟到,最夸张一次两个钟,我在车上等。

  黄耀明:优点和缺点都是童真,他看的世界是很简单的,不会有机心。(达哥插话:这我有所保留,其实我有很多机心的,因为赚钱的时候就要多用脑。)也因为他太像一个小孩,有时候是乖小孩,有时候是坏小孩,会影响事情的发展。(达哥再插话:做音乐的时候我完全是一个老人家,堆砌很多东西再做出来,但是生活上又会变回小孩)

  刘以达:我觉得《石头记》撇开商业价值来看,真的是中西合璧做得最好的音乐,它一直在告诉我们有因必有果。

  黄耀明:在(上世纪)80年代我们写了首歌叫《大亚湾之恋》,最有趣的地方就是这些音乐不断和时代互动。

  刘以达:我上一张专辑《希望之旅》的最后一首歌《下半场开始》就是讲感悟,我现在有了信仰和寄托,做人会比较正面,希望能够带多一点爱和正能量。

  黄耀明:我在50岁时公开了自己“同志”的身份,我觉得那个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。那个时候我觉得是它给我很多新的启发,你能够很诚实地面对你是怎样的人,你就会从当中得到更大的力量去生活。阿达都出了两张solo专辑,我也要努力。

http://oneswiss.net/damingyipai/140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